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顾叶尘《盛夏》阅读练习及答案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7 21:31:37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4~6题。
盛夏
顾叶尘
盛夏生在一个暑气蒸腾的盛夏。盛伯老来得子,兴奋得很,涨红了一张黝黑的脸,在全乡亲面前大声宣布这个孩子,就叫盛夏。
盛家代代住在孤山脚下,说是山,其实顶多算个高大些的土坡,上面树木葱茏茂密,一年四季都翻涌着绿浪。东南角育着上好的黄泥,盛家祖传下的制作泥狗子的手艺,靠的就是这点神奇的黄泥。盛家人手巧,心也巧,一摊质朴的泥,揉捏切磋便可化腐朽为神奇,成为一个个活灵活现的泥狗子,亦可做成其他动物形状。粗糙的画笔,点上些许艳色,又为其穿戴上一件斑斓的花衣,成为一尊精巧的艺术品。而泥狗子的精妙还不止于此——泥狗子中空,首、腹部有孔,能吹出悠长悦耳的乐声,而盛家人手下泥狗子的乐声最为清亮,备受老少的青睐。
盛夏还是稚儿时便由盛伯牵着教授制作手艺,心小的手把弄着污秽的泥,懵懂地凝视盛伯娴熟的摆弄,茫然又专注。一日的学习后,盛伯便拎着盛夏在孤山上寻处石头坐下,望着通红热烈的夕阳被渐次浓深的夜色吞没,在暮色中,吹起悠扬的泥狗哨声。
徘徊间,十多个盛夏在盛夏指间掠过,盛伯更老了,花白了鬓角,佝偻了腰身,染上一身恶疾,手也颤巍着无法在粗糙的泥狗子上精雕细琢。盛夏的母亲在一次意外中去世,盛伯为了方便做工养育盛夏,将盛夏送往了孤山镇的学校。岁月仓促间盛夏拔高了个头,坚毅了眉眼,面庞如同年轻的盛伯一样黝黑,笑起来也是同盛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一排白牙竞相展露,可村里人总隐约觉得,盛夏与盛伯,很不一样。
盛伯的十指是洗不干净的,指甲里有深深的泥垢,是岁月积淀的勤恳辛劳。而盛夏的十指似乎总是纤尘不染,干净清爽,是一双“读书人的手”——盛夏成了村子里少有的读书孩子,之乎者也,加减乘除,他自小便能讲得头头是道。村里人啧啧称奇。盛伯做了一天的苦工归来,和乡亲们闲谈,叼起一根廉价的烟,在乡亲问到“你不打算让盛夏继承你的手艺啦”时,深深喷一口浑浊的烟雾,在袅袅迷雾中牵扯两下嘴角。——前夜,他试图让盛夏练习搓泥的手艺,却见盛夏还未曾接过泥块,便不禁将两手在裤子土偷偷摸摸地擦了一擦。
“大房子”“四个轮子的铁车子”,不知从何时起,盛夏开始整日整夜地叨叨这几个字眼,双目炯炯.神采飞扬。而盛伯只是沉默地坐在桌前,摆弄着他早年自己收藏的满意作品,挑出一只轻吹起来。美妙婉转的哨声中,盛夏依旧在唾沫横飞,声音却逐渐小了下来。
逐渐繁重的课业压在盛夏单薄的肩膀上。这是一个为能拥有更进一步学习殿堂而拼搏的盛夏,他每日都竭尽全力地复习功课,全身心地投入书本的海洋。盛伯的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却依旧坚持每晚在盛夏床边吹泥狗子放松他紧绷的神经,在盛夏的夜里,用哨声吟诵盛夏。
盛夏进城考试那日清早,村里老少皆聚在村头送他登上大巴,唯缺盛伯。他托人送一支泥狗子给盛夏。一场突如其来的中风,盛伯不得不卧病于床。医生断言,怕是再也无法执起黄泥,生一尊巧妙的泥狗子了。
盛夏坐在入城的大巴上,日晖正逐渐破开夜幕的深沉,挽着朝霞拥抱大地,拥抱葱茏的孤山。远方似乎传来泥狗子清亮悠长的哨声,久久回荡,却在盛夏快要分辨来处时陡然无声。盛夏忽然想起盛伯临别时赠予他的泥狗子,举到面前端详。那是一只通体纯白的小鸟,无甚特色,只微张的羽翼上,镌刻着两个小小的字眼:
盛夏。
(选自《微型小说》2018年第1期)
4.下列对文章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小说写盛伯“牵扯两下嘴甬”这一细节,表现了他对手艺无人继承的失落感。
B.小说用第三人称展开叙述,灵活地反映出盛家父子在不同时空中的形象特点。
C.小说注重客观叙事,着力描绘了乡村生活氛围和矛盾的人物内心情感和冲突。
D.小说通过对盛家父子的叙述,主要表现在现代社会传统艺术无人继承的困境。
 
5.小说多次写到盛伯,请结合全文,谈谈你对盛伯形象特点的理解。(5分)
答:
6.盛家的泥狗子在文章中反复出现,请结合全文谈谈泥狗子的作用。(6分)
 
 
答案:
4.C 小说不注重客观叙事。
5.
(1)技艺高超,能制作精巧的泥狗子艺术品。
(2)勤劳辛苦,对传统手艺的坚守。
(3)深爱儿子,对儿子人生选择的理解、宽容和支持。
6.
(1)泥狗子展现了当地的风土人情,为人物活动提供了特定的社会环境。
(2)泥狗子作为文章线索,串联全文情节,使故事紧凑连贯,结构严谨完整。
(3)泥狗子是情感的载体,既承载了父亲对传统手艺的热爱,也承载了父亲对儿子的爱。
(4)泥狗子象征传统文化,两代人对其不同的态度,反应了传统文化在传承中面临的困境。
(每点2分,其他说法若合理,可酌情给分。)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