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和谷《田间话絮》阅读练习及答案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12 21:46:29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列小题。
田间话絮
和谷
①雨水时令过后,渭河北原却下了一场透彻的大雪,洋洋洒洒,让人尝到了乍暖还寒的味道。归时雪满故园路,两道曲曲弯弯的车辙在引我回到老家。这么盈尺厚的雪,别说在春初,就是在数九寒冬也是罕见的。尽管是姗姗来迟了的春雪,也足以使庄稼人开心,丰年有了指望。
②雪霁之后,屋檐上的冰凌在滴答着晶莹透亮的水珠,积雪的边缘也在滋滋地融化,阳光下的雪水便泥泞了乡间的土路。麻雀和喜鹊的喳喳声,摇落了柳树、桐树、核桃树枝丫上的残雪。半晌工夫,朝南的向阳山地便将雪白的绒毯变戏法似地化为乌有,湿漉漉的田坡在暖阳下酣畅地呼吸着,一片氤氲的气象。
③在坡路的拐弯处,我碰见了碎爷。他扛了一把锃亮的锄头,说是去地里转悠。我和碎爷一起走过守护着老宅的古槐旁,远远就看见五叔弓着腰在油菜地里忙活。油菜是去年秋后种的,不畏严寒,从越冬到入春一直是绿油油的,稍遇暖风即绽芯抽薹子。待到山原上的水桃花、杏花、杜梨花露出粉白的眉眼,油菜地便金黄璀璨,招蜂引蝶,点亮寂寥了一个冬天的穷乡僻壤。
④碎爷在油菜地边荷锄而立,与五叔搭讪着,探节数时,量晴校雨,其舒坦的话语是雪霁晴朗的自然氛围所赋予的。五叔拿一把小铲,在茁壮的油菜丛中挖荠菜和茵陈芽子,说是咬春尝鲜,也可用来喂鸡的。在老家,牛马骡驴业已绝迹,猪狗羊鸡也很少有人养。知道五叔抽烟——恐怕也是村上最后一位抽旱烟的老汉了——我敬上一支烟给五叔,他却板着脸说,我不吃纸烟,好烟烂烟一个味儿,不如我的旱烟锅子。
⑤五叔就地畔坐下,与碎爷拉话,我成了一个插不上言的旁听者。他们说,大油菜籽比小油菜籽产量高,但不香,味儿不正。买的混合油在热油锅里不见增量,好的纯菜籽油会膨胀变多。我发现油菜地里栽了不起眼的一排排小花椒苗,青色的,刺儿尖锐。五叔说,种的油菜是自己吃的,不算经济账,人家一亩花椒能收入几千元,干椒湿椒有人上门来收购,种麦也就三五百元,不值钱。花椒中的大红袍收益好,但没有难伺候的老品种狗椒吃起来香。记得几十年前,全村仅有沟畔上的一树狗椒,别说椒籽,就连椒叶子也被捋光了。谁家油锅里放入几粒花椒,满村人都闻到了香味儿。是人的味觉迟钝麻木了,还是花椒退化抑或变种了?是谁给老花椒起的名字,为啥叫了个“狗椒”?
⑥我问,这些年麦子普遍增产,啥原因?碎爷说,机械化耕种,土壤深翻了,底肥化肥跟得上,合理密植,种子也改良了。早先牲畜犁地浅,粪土效力低,籽种近亲繁殖,当然产量少,吃不饱肚子。碎爷用脚蹭着路边密匝匝的野燕麦苗,说这东西自生自灭,却从来没有断种。
⑦若算计经济账,种麦子的收益一年也顶不了一个月进城打工的收入,庄稼人是念及对土地和粮食的与生俱来的情感,才不忍心撂荒生存的根本。而流转规模化经营、生态观光、美丽乡村的前景,近在咫尺,亦艰难繁复。
⑧沟对岸,背洼洼里的残雪在春日下泛着光,不日会冰雪消融,毕竟,春分之后就是清明了。碎爷和五叔说,山挡不住云,树挡不住风,节气不饶人,神仙也挡不住。
(选自《人民日报》有删改)
13. 文章以我与碎爷、五叔在田间谈话为线索,请分析其作用。
14. 文中两处画线句分别表现了人物什么情感?请简要分析。
(1)他却板着脸说,我不吃纸烟,好烟烂烟一个味儿,不如我的旱烟锅子。
(2)是人的味觉迟钝麻木了,还是花椒退化抑或变种了?
15. 分析第二段中划线句的表达特色。
16. 请探究文章结尾一段的意蕴。
 
【答案】13. 作用:串联全文;呈现农村的生活状态;表达农民对于农村生活的真实见解;便于作者抒发情感,表达观点。   
14. (1)五叔的严肃表情和话语表现了他对自己原来生活方式的偏爱。
(2)通过对人的味觉和花椒退化的疑问,表达了对过去狗椒品质的赞美肯定和对现在只追求产量收益的忧思和批判。   
15. 远近结合、视听结合;运用比拟、夸张的修辞手法;使用叠词、拟声词,语言表达富有韵味;生动形象地描绘出雪霁后乡野的景象。   
16. 残雪消融:时节变化的必然性;碎爷和五叔的感慨:暗含农村变化的必然趋势;对发展趋势的无奈和对过往生活的留恋。
【解析】
13. 试题分析:本题题目是“文章以我与碎爷、五叔在田间谈话为线索,请分析其作用”,是考查学生分析文章线索作用能力。有时文章中的某个词或某个事物从头至尾反复出现。有时候用议论或抒情来显示线索等。本文线索:我与碎爷、五叔在田间谈话。线索主要作用是贯穿全文。文章通过“我”与碎爷、五叔在田间的谈话,表现了农村生活状态、农作物的变化以及以碎爷和五叔为代表的农民对农村生活变化的见解,表达了老一辈农民对原来生活方式的偏爱,对过去农作物农产品比如小油菜籽、狗椒等品质的赞美肯定和对现在只追求产量收益的忧思和批判。表达了农村变化的必然趋势的无奈和对过往生活的留恋。所以文章以“我”和碎爷、五叔的田间谈话串联全文;呈现农村的生活状态;表达农民对于农村生活的真实见解。
点睛:贯穿全文,使文章浑然一体,使结构完整严谨,这是明线。如果有暗线,是与明线共同贯穿全文,也为抒发的感情找到了一个很巧妙的切点,但有时会有双线索,即两条线索相辅相成,既处处相关联,又看似毫无关系,是文章线索的难点。只有把握好文章的线索,才会疏理文章,把握文章的主要内容。
14. 试题分析:本题主要考查人物情感心理分析能力。答题时结合具体语境进行分析,即可得出答案。不如本题,(1)根据句子中“板着脸”“好烟烂烟一个味儿”“不如”等词,可以推知此句表达了五叔对自己原来生活方式的偏爱。(2)“是……还是”的选择关系,这个选择关系的复句,表达了碎爷和五叔对过去狗椒品质的赞美肯定和对现在只追求产量收益的忧思和批判。
15.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学生赏析句子能力。赏析句子,先指出句子运用的表达技巧,然后结合具体内容分析句子是如何运用该表达技巧的,最后指出句子运用该表达技巧有什么表达效果,或者表达了什么情感。本题,画线句子“屋檐上的冰凌在滴答着晶莹透亮的水珠,积雪的边缘也在滋滋地融化,阳光下的雪水便泥泞了乡间的土路。麻雀和喜鹊的喳喳声,摇落了柳树、桐树、核桃树枝丫上的残雪。半晌工夫,朝南的向阳山地便将雪白的绒毯变戏法似地化为乌有,湿漉漉的田坡在暖阳下酣畅地呼吸着,一片氤氲的气象”,写景角度上运用了远近结合和视听结合。“屋檐上……”是近景,“朝南的向阳山……”是远景;“屋檐上的冰凌”“晶莹透亮的水珠”“雪水便泥泞了乡间的土路”“摇落了柳树、桐树、核桃树枝丫上的残雪”“朝南的向阳山地便将雪白的绒毯变戏法似地化为乌有”为视觉,“冰凌在滴答”“滋滋地融化”“麻雀和喜鹊的喳喳声”为听觉;“积雪的边缘也在滋滋地融化”运用了夸张手法,“朝南的向阳山地便将雪白的绒毯变戏法似地化为乌有”运用了比喻修辞,“湿漉漉的田坡在暖阳下酣畅地呼吸着”运用了拟人手法;还有叠词拟声词,比如“滋滋”“喳喳”。这些表现手法的运用,生动形象地描绘出雪霁后乡野的景象。
16. 试题分析:本题题目是“请探究文章结尾一段的意蕴”,是考查学生探究能力。此类题,既要结合文本拟人分析,也要拓展延伸。探究文章结尾一段意蕴,要结合最后一段的内容具体分析。分析的方向为文章标题、主旨、情感、精神等。本文的尾段前半部分“沟对岸,背洼洼里的残雪在春日下泛着光,不日会冰雪消融,毕竟,春分之后就是清明了”,说明因为时节的变化必然性——“春分之后就是清明”,残雪消融也是必然的。后半部分“碎爷和五叔说,山挡不住云,树挡不住风,节气不饶人,神仙也挡不住”,“山挡不住云,树挡不住风,节气不饶人”表面是说山挡不住云,树挡不住风,人挡不住季节的变化,其实是说时代在发展,农村的变化是必然趋势,任何也也阻挡不了。同时也表达了对过往生活的留恋和对发展趋势的无奈之情。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