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马克·吐温《修表记》阅读练习及答案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6 21:02:54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阅读下文,完成下列小题
修表记
(美)马克·吐温
①我的那只漂亮的新表起初一直走得很好,十八个月中从没慢过,也没快过,更没停过;那里面的各个部件也都完好无损。因此我不免认为,它在在结构组织的完美上更是足堪不朽。但不幸的是,它终于在某个夜晚停了下来,对此我真是悲恸万分,大有熟人前来报凶,大祸临头之感。不过日子一长,我也就慢慢振作起来,于是经常凭着约摸,定定表针。
②不久,我跑进一家大珠宝店去对准确时间。店主从我手中接过表去,给我对好。接着他道,“表慢了四分钟——它的整时器需要紧紧”。我马上想拦住他——想让他知道这只表在时间上从未出过半点差错。但,这个白薯头脑所懂得的就是慢了四分钟,所以那整时器必须紧上一紧。因此尽管我在一旁急得直跳,哀求他手下留情,他还是面不改色、手毒心狠地干下了那桩可耻罪行。
③于是我的表走得快了起来,而且一天快似一天。不出一个星期,它已经病得发起高烧,脉搏的温度在背阴处也已跃到一百五十。到了两个月将尽,它早巳将全城里的大小钟表统统抛到后面,比历书上的日子超出十三天还有余。在它的带动下,我不得不赶凑房租,赶结账目,赶办一切事务,弄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达到全然无法容忍的地步。我只好将它拿到一家钟表商处去修理。表商问我,这表以前修理过没有。我回答说没有,它一直好好的,不用修理。他听到后,一脸奸相,透出暗喜,于是急忙撬开表壳,抓起小骰子盒戴到眼上,便瞅了起来。瞅罢讲道,需要擦泥上油,另外调调——一个月后来取。
 ④经他这样一番除垢上油以及调节之后,我的表又开始慢了下来,慢到以后滴答起来,其音悠悠,有如叩钟。在行动上,我开始事事落在时间后面,变得出门误车,对客爽约,甚至赴宴逾期;我自己也渐渐被拖向昨天,拖向前天,甚至拖向一个星期之前。这样经过一段时间,我终于突然醒悟到,我已成了孤苦伶仃,孑然一身,仍然徘徊在那上上个星期之中,整个世界已经从我的面前消失不见。说来惭愧,我甚至察觉,内心深处,我已经与博物馆里的木乃伊隐隐产生感情。
⑤我于是又去了一家表店。等的工夫,店家已把表全部拆散,然后讲道,表的发条匣子“发胀了”,三天之后可以修复。
⑥在这以后,这只表只能说是平均来讲,走得还好,但却决不是万事大吉。有时,一连好几个小时,它那里边简直是在闹鬼,又是吵嚷,又是吼叫,喷嚏不断,鼻息不停,搅得你意乱心烦,不知如何是好;但过上一阵,它又会渐渐慢了下去,晃晃悠悠,不慌不忙,于是被它甩到后边的钟表又都一路追了上来。不过看看一天二十四小时将尽,它又会一阵疾步,风驰电掣般地飞奔裁判台前,正点到达,分秒不误。它拿给人的是它那倒也不错的平均数值,现在职责尽到,谁又能说人家干多千少!但只是平均准确,在表来说,却绝不是什么突出美德。于是我又带上它另去表铺。铺里人说是中枢梢发生断裂。我回答道,只要不太严重就好。说实在的,我根本不知道那中枢梢是什么。只是当看生人面前,又岂可表露无知。
⑦那中枢梢是修理好了,然而它成了这种情形:一会走走,一会停停,再走上一阵,再停上一阵;至于那短暂快慢,已经完全听凭它去决定,再也无从过问。而且每次发动起来,简直像子弹出膛一般,后坐力很大,震得胸口发疼。因此好几天来,我不得不戴上护胸,以保安全。最后我只好再去找人修理。店家把它全部拆开,拿起那残骸在他镜下翻来覆去地检视了一遍,然后宣布,它的微力发火机出了毛病。但他终于把表修好,于是再次给予了它一个效力机会。
⑧从此我的这个计时仪器倒也在各方面表现得并无特别异常之处,只是往往当它平安无事地一连气工作上七八个小时之后,它里边的每个零件却会猛地全部变松,放出蜜蜂般的嗡嗡嘤嘤之声,顿时表上的几个走针也都一齐疾迅飞转,不消六七分钟工夫,它已经像是放脱了轴线似的,把未来的二十四个小时全给放光,然后砰的一声,停在那里。我怀着异常沉重的心情,再次去找表商,而且这次拆的时候,两眼下定得紧盯不放。我还准备将他着实地盘问一番,因为事情已发展到了严重地步。这只表当初买时所费不过二百余元,但是修它的费用早巳高达二三千元。就在我等他和看他修的时候,我突然认出这表匠原来是个熟人——早先曾在一个汽船上当过司机,当然也绝不是什么高明司机。正像其他表商那样,他也是照例先行检查一番,然后便以那同样自信的口气对它的病况作出如下判断。
⑨他道:“主要是冒气太多——你该把这活动扳头挂到安全阀上去放放气!”
⑩听到这话,我恨不得当场将他击毙,然后自己出钱掩埋了他。
⑾我的一位名叫威廉的长辈(可惜如今早已去世)常讲,一匹好马,只要从来没偷跑过,就总是一匹好马;一只好表,只要匠人没得机会拨弄过它,就总是一只好表。另外他还经常纳闷,世上的一些糟糕的工匠,不论补锅的、造枪的、制鞋的、打铁的,还是当司机的,最后他们都混得怎样,只可惜从来没人能告诉他。
【注】小骰子盒:指放大镜。
10. 本文运用第一人称叙述故事,有何表达效果?请结合第②段加以分析。
11. 从人物塑造和情节发展的角度,分析第③段画线部分的作用。
12. 以第⑥段为例,赏析马克·吐温这篇小说的语言风格。
13. 评析这篇小说的思想意义。
 
 
【答案】
10. 以表主人的视角讲述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拉近和读者的心理距离,具有真实感和亲切感,易于引发共鸣;以表主人的语气呈现被迫调表后苦恼不满的内心感受,充分表现对店主的愚蠢专断的批判。   
11. 通过对表商语言、神态、动作的描写。表现其不懂装懂,糊弄顾客的奸猾;为下文表越修越坏埋下伏笔。   
12. 这篇小说语言诙谐幽默引人发笑之余,耐人寻味。例如写表走时不准,时而“简直是在闹鬼”时而“晃晃悠悠,不慌不忙”,最终却能“一阵疾步……正点到达,分秒不误”,将表越修越不正常的情况描述得妙趣横生,夸张而生动的语言造成荒诞的喜剧效果。“现在职责尽到,谁又能说人家干多干少”一句更是运用反语,巧妙的讽刺了敷衍塞责却不以为耻的社会现象。   
13. 小说嘲讽了那些对待工作不负责任、本领拙劣而又自以为是,装模作样的假行家,揭露他们带来的危害,讽刺产生并容许他们蒙混的社会风气。这一主题具有很强的现实批判性,既告诫不仅人们谨防当今日益泛滥的假行家现象,又能警示功利社会浮躁的人们不要不懂装懂,要踏实工作,尽心尽责。
 
 
【解析】
10.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第一人称的作用。首先考生要熟知第一人称的一般作用,能使读者产生一种真实、亲切的感觉;从作者方面来说,它更便于直接表达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然后结合文本第二段的具体内容回答即可。第二段主要讲述了“我”本想去对对时间,结果珠宝店主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把我的表整时器紧了紧,通过“急得直跳、哀求、那桩可耻罪行”表现了“我”被迫调表后苦恼不满的内心感受,以及对店主的愚蠢专断的批判。
点睛:第一人称是一种直接表达的方式,不论作者是否真的是作品中的人物,所叙述的都像是作者亲身的经历或者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事情。它的优点是能使读者产生一种真实、亲切的感觉;从作者方面来说,它更便于直接表达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
第二人称很少用,这种写法像是“我”向“你”诉说衷肠,一下子把“我”与“你”的距离拉近了,也把读者和主人公的距离拉近了。读时令人倍感亲切,例如:柯岩《周总理,你在哪里》。第二人称在表现情感方面的震撼力是不容忽视的,但一般说来,第二人称受叙述角度,叙述人的口气以及听话人的范围的局限,一般人极难驾驭所以并不不常用。
第三人称写法的优点是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能够比较自由灵活地反映客观内容。有比较广阔的活动范围,作者可以在这当中选择最典型的事例来展开情节,而没有第一人称写法所受的限制。
11.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段落结构在文本中的作用,可从内容和结构两个方面拉开回答。内容:写了什么,选材有什么独特之处),形式(写作方法,语言特色,修辞),感情(文章的社会价值、意义作用等); 其中结构上的作用有:结合段落位置及在文章中所起作用作答。本题题干问的很明确,要求“从人物塑造和情节发展的角度”来回答。从人物塑造角度:主要就是通过对表商语言、神态、动作的描写,表现其不懂装懂,糊弄顾客的奸猾;从情节发展的角度:主要就是为下文表越修越坏埋下伏笔。
12.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赏析小说的语言风格,语言风格是作家通过作品表现出来的创作语言特有的格调。小说的主要语言风格言有:幽默风趣、典雅庄重、含蓄凝练、朴素自然、清新明丽等。回答本题可结合马克吐温的语言特点。通读第六段,考生不难发现,这篇小说的语言诙谐幽默引人发笑,耐人寻味。例如写表走时不准,时而“简直是在闹鬼”时而“晃晃悠悠,不慌不忙”,最终却能“一阵疾步……正点到达,分秒不误”,将表越修越不正常的情况描述得妙趣横生,夸张而生动的语言造成荒诞的喜剧效果。“现在职责尽到,谁又能说人家干多干少”一句更是运用反语,巧妙的讽刺了敷衍塞责却不以为耻的社会现象。
13.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赏析小说的主题思想。概括小说的主题思想可从以下几点来思考:(1)、联系作品的时代背景及典型的环境描写,把握住人物形象的时代特征从而达到来把握小说的主题;(2)、从小说的情节和人物形象入手把握小说的主题;(3)、从语言的情感色彩看主题;(4)、从揭示主题的句子来把握作品的主题。这篇小说通过描写“我”修表的经历,表越修越走的不准,花的费用也越来越高,塑造了一个个不专业的、不负责任的修表师的形象,揭示了他们带来的危害,讽刺产生并容许他们蒙混的社会风气。告诫人们谨防当今日益泛滥的假行家现象,警示功利社会浮躁的人们不要不懂装懂,要踏实工作,尽心尽责。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