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新课程资源网 语文新课程资源网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父母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6/30 10:04:13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我该如何形容我的爸爸妈妈呢?标题用了不符合年龄的深沉名词,那又如何,我敢说我这辈子最难以割舍的就是这份深沉的亲情。

  从小我就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孩子,八岁以前的我,疯玩疯玩,一个人赤着脚穿过浓密的桑树林奔向与自己同龄的伙伴家,我今年十七周岁,有那么一件事只有到现在回想起来才会喉咙发酸,那个季节应该是夏末初秋秋,那个时候的小姑娘拥有一条白色的蕾丝婚纱裙是件特臭美的事,姑姑送了我一条这样的裙子,肩上带着流苏,腰上系了一根紫色的蝴蝶结,我恨不得天天都穿,我已经忘了为什么那么美丽的裙子会被妈妈扔在了地上,那时的我趁着妈妈出门偷偷有穿上了它,当上楼的熟悉脚步声传来,我像是受了惊的小鸟立马飞进爸妈厚厚的被子里,我听到妈妈叫我的声音,先是温柔的轻唤,而后大喊,我听到妈妈跑下楼的脚步急切以及打飘,我躲在被子里依旧不敢动,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妈妈又回来了,我撩开缝隙,偷偷张望她,当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忧伤,什么是绝望,我只知道我从未见到妈妈有过那样奇怪的表情,她重重地倒在沙发上突然捂着脸发出一丝丝奇怪的声响,是像那时的我因为挂盐水而痛苦的声音,小小的我笑出了声,沙发上的她一惊我跳下床,扯着偷偷穿上去的裙子调皮地看着她。后来怎么样我也记不清了,在很多年后的今天突然在某个时刻记起这件事,当时的妈妈该有多么绝望呢,这样的她该有多么深爱我。

  我说过我一点也不让人省心,我会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不想吃饭撸掉桌子上的饭菜,然后妈妈拿着槡条棒追着我扯着我死命地打,在我记忆中爸爸从来也不会真的打我,至少十四岁以前的我是让他引以为傲的大小姐。只有一次,忘了是什么原因,也是小时候不乖乖吃饭吧,无可奈何的爸爸终于拿起了妈妈常拿的扫把,那是我不小了也是稍稍懂事的孩子了,家边修了水泥路,我一看爸爸的动作就猜中了他的下一步,立马朝着村口飞奔,爸爸就在后面追着,邻居们早已见怪不怪,只有阿哥也看笑话似得追了过来。我到底是个孩子,那跑得过比我高那么多的爸爸,不一会就被他擒住了手,“回去!”“才不!”我撅着嘴扭头不看他,当扫把落下来的时候我吓得闭上了眼,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发生,只有轻轻一碰,他还是不舍得。我睁开眼嬉皮笑脸的看着他,“嘿嘿,不痛!”爸爸哭笑不得也对我没了办法。看,我爸就是那么溺爱我。

  思想远比手来得快,有些事也没力气在打在上面,到现在所有的记忆都是关于他们,有时候想想真不争气,对不起,不,不能说对不起,他们的期望用对不起还不起,我要的他们想方设法满足我,然而他们要的我又该如何行动?

  爸妈我爱你们,拥有你们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